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揭大帅张伯伦的情感往事:滚滚红尘中 有一个女人是他今生挚爱

  来源:Nancy

  提起篮球皇帝威尔特-张伯伦(Wilt Chamberlain)这位上古大神,他完美的身体素质和强悍的篮球技术令人目瞪口呆,他的两大数据——100和20000更是为后人所津津乐道。其中的100,大家应该很熟悉,那就是他在1962年3月2日和纽约尼克斯的比赛中狂砍100分的逆天壮举。

  而关于金枪不倒的20000数据,数十年来各方争议不绝于耳,或羡慕,或质疑,或抨击,为张大帅的私人生活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。今天,请和小编一道,看看关于"20000",当事人们究竟是怎么说的。

  

  张伯伦于1991出版自传《睥睨众生》("A View From Above",又名《俯瞰》)。在这本书中,他花费了整整一个章节的笔墨描述自己的情爱生活。看看他是如何描述"20000人斩"的吧:

  我是那些幸运儿中的一个。所以,如果说要计算自己的性伴侣数量,那么计算结果将是20000名女性,请你不要对这个数字表示震惊。是的,没算错,20000位各不相同的女士。以我的年纪(当时张大帅55岁),从我15岁起,每天平均要和1.2名女性发生关系。

  

  我感觉许多读者会说,"得了吧,威尔特,快别瞎说了。"但是我要说的是,那些对我有足够了解的人就知道,我所说的是事实。我完全没有在虚张声势。我并没有把这一切当作是任何形式的征服;我说的这一切只是想表达我对女人的喜爱。

  大帅竟在自传中披露惊人细节

  张伯伦在自传中披露了他的一段稀(惊)松(掉)平(下)常(巴)的经历:

  尽管在夏威夷度过的那一周非常过瘾,但是和我在旧金山参加的生日派对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。在那场派对上,我是唯一的男性,身边环绕着15名女性。这可让选择困难症的我……该怎么办才好。是的,在第二天太阳升起前,除了一个妹子,我和其他的14位都享受了鱼水之欢。虽然我无法和第15位也就是生日寿星女孩共赴巫山,但我还有足够的力气给她献上一曲生日快乐歌。

  

  这件事或许可以解释清楚为何我一直不结婚,或者订了婚又取消,又或者是我时常听到的谣言——"他的个同性恋。"我并不是。

  张伯伦对他的女人们这样评价

  威尔特-张伯伦对自己的品位有相当的自信,他认为,如果有和他一样的机会,许多男人会选择走进婚姻的殿堂:

  我敢肯定,毫无疑问地,许多人知道我的数据之后,会认为我的品位并不高,或者认为我很'容易得手'。我是一个品位与众不同的男人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他们在和我的大部分女人们第一次约会时就会跪地求婚。

  张伯伦说,他和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女人约会。"白种人不喜欢这样,而黑种人却希望我能更专注于和黑人交往,这样他们会更加'自豪'。"他在自传中写道。"和白人女性交往并不是一件无礼的、毫不顾忌的、无耻的事。我所做的一切都发自天性——追求好看的女性,不论人物和地点,只要可以追求就行。"

  虽说篮球皇帝的魅力无可置疑,但20000这个数据毕竟大大超越了凡人的认知范围,于是,怀疑、否定接踵而至。

  张伯伦的朋友,罗德-罗德威格(Rod Roddewig)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张伯伦用一本日程本来记录欢愉生活。每当他新斩获一个女人,他就在日程本上打个勾。10天之后,本子里出现了23个勾,也就是平均每天2.3个女人。为了保守起见,同时也为了校正偏差,张伯伦把2.3这个数字除以2,再乘以他当时的年龄和15的差值(15岁起),再乘以一年365天,20000这个数就是这么估算出来的。(所以,或许可以说,大帅这20000数据还是有提升空间的?)

  

  你也许不相信,流连于万花丛中的张伯伦竟有一位分分合合28年的女友琳达-休伊(Lynda Huey),她也是花丛中最闻名遐迩的那一位。她曾是一名运动员,也当过教练,她出过书,也创过业,主要从事运动理疗领域。她在2002年8月21日——张伯伦诞生76周年时所著的文章《威尔特离开的十三年:开端篇》("13 Years Since We Lost Wilt: The Beginning")里描写了当年的刻骨铭心:

  我选择在每年记着他的生日而不是忌日,1999年10月12日。我是见到他最后一面的人——在他生命的尾声,我们无比亲近。这样的亲近有好多年了,确切说,是28年。

  

 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认识他、想和他在一起。那是我想起了一股强烈的渴望,驱使着我向他靠近。这是我在圣克鲁斯看到他打排球以来头一回有这样的感觉——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和我已被亘古绵长地紧密相连了。

  她回忆他们初次相遇,回忆他们共度良宵,回忆张伯伦的晚年时光。她说当他们感情稳定时,便不再发生关系。他们彼此了解,却又彼此惧怕亲密关系;他们双双终生未婚,却又无法离开对方。

  

  1999年,在张大帅去世前不久,晚年鲜少接受采访的他又被问到20000数据的来龙去脉。他说:

  我们都对数字津津乐道,正如我们念念不忘100分这个数据一样。所以我就想出了这个数字,这个数字也许比较接近,我就用了它。现在,在普通人看来,这个数字太荒谬了。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怀疑。

  但是,我用这个数字只是想表明性和篮球一样,是我人生中非常大的一部分。这也是我单身的原因。

  

  或许,他正是借此机会,向此生挚爱琳达表达爱意和不舍。亦或许,这正是张伯伦曾经沧海却愿独取一瓢饮的顿悟。

  红尘滚滚,浪花淘尽,多少传奇付瑶琴,嘈嘈切切与君听。

2019-08-30 15:57:01  [返回]